送別田先生:評書名家田占義生前遺作《選說聊齋》首播

  跟田占義老先生結緣是因著他熱愛的評書。2019年11月,田先生與我臺合作,最新錄制完成了一部改編自《聊齋志異》的評書《選說聊齋》,我們從前期選題溝通到后面的錄制,一起經歷了大半年的時間。

  在春暖花開的4月,田先生就開始敲定選錄《聊齋志異》的章節,到盛夏的7月18日,我們第一次進棚錄制,此后每周,田先生都會抽出兩個下午的時間來臺里錄音。他總是提前在家泡好茉莉花茶,用保溫杯裝好背在小挎包里,一準兒提前一刻鐘,坐在傳達室等我開出入條接他進臺,還叮囑我辦手續時別著急。慢慢天氣涼了,老先生的保溫杯里換成了紅茶,我說您真講究,他笑著說:“現在不抽煙、不喝酒,朋友就都送我各種茶,這不是天兒涼了嗎,家里人就跟我說換紅茶喝!

  七十五歲的老爺子當時看上去身體硬朗,每次進棚,茶杯一放,稍微清清嗓兒就開錄。連續錄兩集后出來喝茶潤嗓,老爺子問我:“你看著覺得我狀態還不錯吧?”“說實話,看您的狀態真不像七十歲的人,”我實話實說。聊開了才知道,田先生四十歲開始就陸續被各種病癥糾纏,還都是危及生命的重癥,每一關他都坦然樂觀的面對,積極配合治療,雖然險象環生但總能逢兇化吉。就在我們錄音的半年前,他剛剛做完一次大手術,邊恢復身體邊想著怎么再多錄幾部精品的評書作品,也因此促成了這次《選說聊齋》的合作。


▲ 田占義先生與編輯國實錄制《選說聊齋》

  《聊齋志異》全書將近500篇,如何選取其中的故事來進行創作?田先生有個宗旨:向善。無論是牡丹仙子葛巾的愛情,或是一心為蒼生奉獻的辛十四娘,田先生都在說書的過程中對原作的人物增加了很多生活背景和個人經歷的描述,對主角的內心情感增添了戲劇性的刻畫,情節一曲三折,但過程中都鞭撻了惡勢力的丑態,真誠地歌頌世間的真善美。

  田先生是地道的老北京人,早年師從相聲名家王世臣學習相聲,后來拜評書泰斗袁闊成為師學說評書。他表演的評書風格端正、動作灑脫,經典代表作《秘密列車》當時曾在100多家電臺播出,深受老百姓的喜愛。他不獨宗某家某派,而是博采眾長并根據自己的理解加以發揮。這一次,田先生把過去多年說聊齋故事的心得感悟重新提煉,凝結為這一版共70講的《選說聊齋》。每次錄音,田老師會提前把大概內容在紙上寫幾句提綱,進棚前看上一眼,便對著話筒繪聲繪色地說起書來。


  11月8日,立冬,我們完成了最后一講的錄制。我和田先生感嘆大半年的時間終于為這部評書畫下完美的句號,田先生也希望有了這次的默契合作,2020年能夠重新錄制廣播版的他當年最經典的作品《秘密列車》。

  是的,說好了今年春暖花開就著手啟動,沒想到2月18日,突然得到了田先生因病離世的消息……

  自打認識田先生,我們加了微信好友,每天都能看到田先生在朋友圈里轉發早班新聞,老爺子早起從公園遛彎兒回家,還會曬出一組各種花兒的特寫照片,或素潔或斗艷,每每看到都感覺是他每天對我們打招呼一樣。后來,每逢節氣、節日我們都會私信問候,老爺子有時候會給我發搞笑、好玩兒的表情、視頻。剛剛過去的元宵節,我們還互相問候對方,提醒特殊時期多保重……真的,直到此刻,我寫著這些,仍然沒有感覺到田先生已經離開我們了,或許老爺子是最近累了才沒有頻繁聯系,他想歇歇了,才不再更新他鐘愛的花兒照片呢……

  《選說聊齋》這部傾注了田先生很多人生感悟的評書,也是他生前錄制的最后一部作品,2月25日,將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閱讀之聲《評書開講》欄目首播,讓我們通過電波,聆聽這位令人尊敬的著名評書表演藝術家、向善愛花的老爺子為我們《選說聊齋》,共同追憶田先生的評書魅力,以此謹表紀念。

閱讀之聲《評書開講》欄目收聽方式

AM747《評書開講》

首播05:00—06:00

重播:15:00—16:00